중국고대소설 서발문中國古代小說序跋文 《사소아전謝小娥傳》

《사소아전謝小娥傳》 리궁쭤李公佐[1] 【原文】 君子曰:”誓志不舍,復父夫之仇 節也。佣保雜處,不知女人 貞也。女子之行,唯貞與節終始全之而已。如小娥,足以儆天下逆道亂常之心[2],足以觀天下貞夫孝婦之節。” 余備詳前事,發明隱文,暗與冥會[3],符于人心。知善不錄,非《春秋》之義也[4],故作傳以旌美之[5]。 【우리말 옮김】   어떤 군자君子는 이렇게 말했다.   “한번…

중국고대소설 서발문中國古代小說序跋文 《임씨전任氏傳》

《임씨전任氏傳》 선지지沈旣濟[1] 【原文】 嗟呼,異物之情也有人焉[2]!遇暴不失節,徇人以至死,雖今婦人,有不如者矣。惜鄭生非精人[3],徒悅基色而不征基情性。向使淵識之士,必能揉變化之理,察神人之除,著文章之美,傳要妙之情,不止于賞翫風態而已。惜哉!……衆君子聞任氏之事,共深歎駭,因請旣濟傳之,以志異云。 【우리말 옮김】   아! 이물異物의 정情에도 사람과 같은 것이 있도다! 포악한 상황을…

중국고대소설 서발문中國古代小說序跋文 <한위가 지은 《모영전》을 읽은 뒤 적다讀韓愈所著毛穎傳後題>

<한위가 지은 《모영전》을 읽은 뒤 적다讀韓愈所著毛穎傳後題> 류쭝위안柳宗元[1] 【原文】 自吾居夷[2],不與中州人通書[3]。有來南者,時言韓愈爲《毛穎傳》,不能擧其辭,而獨大笑以爲怪,而吾久不克見[4]。楊子誨之來[5],始持其書,索而讀之,若捕龍蛇,搏虎豹,急與之角而力不敢暇[6],信韓子之怪於文也。世之模擬竄竊[7],取靑媲白[8],肥皮厚肉[9],柔筋脆骨[10],而以爲辭者之讀之也,其大笑固宜。且世人笑之也不以其俳乎[11]?而俳又非聖人之所棄者。《詩》曰[12]:󰡒善戱謔兮,不爲虐兮󰡓。《太史公書》有《滑稽列傳》[13],皆取乎有益於世者也。故學者終日討說答問,呻吟習復,應對進退,掬溜播洒[14],卽罷憊而廢亂[15],故有息焉游焉之說[16],不學操縵,不能安弦[17],有所拘者,有所縱也。 大羹玄酒[18],體節之薦[19],味之至者,而又設以奇異小蟲水草楂[20]梨橘柚,苦鹹酸辛,雖蜇吻裂鼻[21],縮舌澁齒,而咸有篤好之者。文王之菖蒲菹[22],屈到之芰[23],曾晳之羊棗[24],然後盡天下之味以足於口,獨文異乎? 韓子之爲也,亦將弛焉[25]而不爲虐歟,息焉游焉而有所縱歟,盡六藝之奇味以足其口歟,而不若是,卽韓子之辭若壅大川焉,其必決而放諸陸[26],不可以不陳也。 且凡古今是非六藝百家,大細穿穴用而不遺者,毛穎之功也。韓子窮古書,好斯文,嘉穎之能盡其意,故奮而爲之傳,以發其鬱積,而學者得之勵,其有益於世歟!是其言也,固與異世者語,而貪常嗜瑣者,猶呫呫然動其喙[27],彼亦甚勞矣乎! 【우리말 옮김】   내가…

중국고대소설 서발문中國古代小說序跋文 <장지에게 다시 답장을 보냄重答張籍書>

<장지에게 다시 답장을 보냄重答張籍書> 한위韓愈[1] 【原文】 駁雜之譏[2],前書盡之[3],吾子其復之[4],昔者夫子猶有所戱[5],《詩》不云乎[6]:󰡒善戱謔兮,不爲虐兮󰡓。《記》曰:󰡒張而不弛,文武不能也󰡓[7]。惡害於道哉!吾子其未之思也。 【우리말 옮김】   잡스럽다는 비판은 먼저 서신에 답을 드렸습니다.…

중국고대소설 서발문中國古代小說序跋文 《사통史通》<잡술雜述>

《사통史通》<잡술雜述> 류즈지劉知幾[1] 【原文】 在昔三墳五典,《春秋》《檮杌》[2],卽上代帝王之書,中古諸侯誌記,行諸歷代,以爲格言,其餘外傳,則神農嘗藥,厥有《本草》[3];夏禹敷土,實著《山經》[4];《世本》辨姓,著自周室[5];《家語》載言,傳諸孔氏[6];是知偏記小說,自成一家,而能與正史參行,其所由來尙矣[7]。 爰及近古,斯道漸煩,史民流別,殊途幷騖[8],榷而爲論,其流有十言:一曰偏記,二曰小錄,三曰逸史,四曰𤨏言,五曰郡書,六曰家史,七曰別傳,八曰雜記,九曰地理書,十曰都邑簿。 夫皇王受命,有始有卒,作者著述,詳略難均,有權記當時,不終一代,若陸賈《楚漢春秋》樂資《山陽載記》王韶《晋安陸記》姚最《梁昭後略》[9],此之謂偏記者也。 普天率土[10],人物弘多,求其行事,罕能周悉,則有獨擧所知,編爲短部,若戴逵《竹林名士》、王璨《漢末英雄》、蕭世誠《懷舊志》、盧子行《知己傳》[11],此之謂小錄者也。 國史之任,記史記言,視聽不該[12],必有遺逸,于是好奇之士,補其所亡,若和嶠《汲冢紀年》、葛洪《西京雜記》、顧協《璅語》、謝綽《拾遺》[13],此之謂逸事者也。 街談巷議,時有可觀[14],小說巵言,猶賢于已[15],故好事君子,無所棄諸,若劉義慶《世說》、裵榮期《語林》、孔思尙《語錄》、陽玠松《談藪》[16],此之爲瑣言者也。 汝潁奇士[17],江漢英靈[18],人物所生,載光郡國,故鄕人學者,編而記之,若圈稱《陳留耆舊》、周斐《汝南先賢》、陳壽《益部耆舊》、虞預《會稽典錄》[19],此之謂郡書也。 高門華冑[20],弈世載德[21],才子承家,思顯父母,由是紀其先烈,胎厥後來,若揚雄《家牒》、殷敬《世傳》、孫氏《譜記》、陸宗《系歷》[22],此之謂家史者也。 賢士貞女,類聚區別,殊百行殊途,而同歸于善,則有取其所好,各爲之錄,若劉向《列女》、梁鴻《逸民》、趙采《忠臣》、徐廣《孝子》[23],此之謂別傳者也, 陰陽爲炭[24],造化爲工[25],流形賦象,于何不育,求其怪物,有廣異聞,若祖台《志怪》、干寶《搜神》、劉義慶《幽明》、劉敬叔《異苑》[26],此之謂雜記者也。 九州土宇,萬國山川,物産殊宜,風化異俗,如各志其本國,足以明此一方,若盛弘之《荊州記》、常璩《華陽國志》、辛氏《三秦》、羅含《湘中》[27],此之謂地理書者也。 帝王桑梓[28],列聖遺塵[29],經始之制,不恒厥所,苟能書其軌,則可以龜鏡將來[30],若潘岳《關中》、陸機《洛陽》、《三輔黃圖》、《建康宮殿》[31],此之謂都邑簿者也。 大抵偏紀ㆍ小錄之書,皆記卽日當時之事,求諸國史,最爲實錄,然皆言多鄙朴,事罕圓備,終不能成其不刊[32],永播來葉[33],徒爲後生作者,削稿[34]之資焉。…

중국고대소설 서발문中國古代小說序跋文 《세설신어世說新語》

《세설신어世說新語》 류이칭劉義慶[1] 【原文】 裵郞作《語林》[2],始出,大爲遠近所傳,時流[3]年少,無不傳寫,各有一通。(文學) 干宝向劉眞長叙其《搜神記》[4]。劉曰:“卿可謂鬼之董狐[5]。”(排調) 【우리말 옮김】   페이치가 《어림語林》을 지었는데, 처음 세상에 나오자 원근 각지의…

중국고대소설 서발문中國古代小說序跋文 《습유기拾遺記》

《습유기拾遺記》 왕쟈王嘉[1] 【原文】 張華[2]字茂先,挺生聰慧之德,好觀秘異圖緯[3]之部,捃采[4]天下遺逸,自書契[5]之始,考驗神怪及世間閭里[6]所說,造《博物志》四百卷,奏于武帝[7]。帝詔詰問:卿才綜萬代,博識無倫,遠冠羲皇[8],近次夫子[9],然記事采言,亦多浮妄,宜更刪剪,無以冗長成文,昔仲尼刪詩書[10]不及鬼神幽昧之事以言怪力亂神[11],今卿《博物志》[12]驚所未聞,異所未見,將恐惑亂于後生,繁蕪[13]于耳目,可更芟截[14]浮疑,分爲十卷。…帝常以《博物志》十卷置于函中,暇日覽焉。 【우리말 옮김】   장화의 자는 마오셴으로 천성적으로 총명한 품성을 갖고 있었으며, 신비하고…

중국고대소설 서발문中國古代小說序跋文 《습유기》서<拾遺記序>

《습유기》서<拾遺記序> 샤오치蕭綺[1] 【原文】 《拾遺記》者,晋隴西安陽人王嘉字子年所撰,凡十九卷二百二十篇,皆僞殘缺。 當僞秦[2]之季,王綱遷號[3],五都[4]淪復,河洛之地[5],沒爲戎墟[6],宮室榛蕪[7],書藏堙毁[8]。荊棘霜露,豈獨悲于前王;鞠爲禾黍[9],弥深嗟于玆代[10]!故使典章散滅,黌館[11]焚埃,皇圖帝冊[12],殆無一存,故此書多有亡敗。 文起羲炎[13]已來,事訖西晋[14]之末,五運因循[15],十有四代。王子年乃搜撰異同,而殊怪必擧,紀事存朴,愛廣尙奇,憲章稽古[16]之文,綺綜[17]編雜之部,《山海經》所不載,夏鼎[18]未之或存,乃集而記矣。辭趣過誕,音旨迂闊,推理陳迹,恨爲繁冗;多涉禎祥[19]之書,博采神仙之事,妙萬物而爲言,蓋絶世而弘博矣。  世得陵夷[20],文頗缺略,綺更刪其繁紊,紀其實美,搜刊幽秘,捃采[21]殘落,言匪[22]浮詭,事弗空誣。推詳往迹,則影徹[23]經史;考驗眞怪,則叶附圖籍[24]。若其道業遠者,則辭省朴素;世德近者,則文存靡麗。編言貫物,使宛然成章。 數運[25]則與世推移,風政[26]則因時回改。至如金繩鳥篆[27]之文,玉牒虫章之字[28],末代流傳,多乖曩[29]迹,雖探硏鐫寫,抑多疑誤。及言乎政化,譌乎禎祥,隨代而次之。土地山川之域,或以名例相疑;草木鳥獸之類,亦以聲狀相惑。隨所在而區別,或因方而釋之,或變通而會其道,寧可采于一說。今搜檢殘遺,合爲一部,凡一十卷,序而綠焉。 【우리말 옮김】   《습유기》는 진晋나라 룽시隴西(지금의 간쑤 성甘肅省)…

중국고대소설 서발문中國古代小說序跋文 《한무동명기》자서<漢武洞冥記自序>

《한무동명기》자서<漢武洞冥記自序> 궈셴郭憲[1] 【原文】 憲家世述道書[2],推求先聖往賢之所撰集,不可窮盡,千室不能藏,萬乘[3]不能載,猶有漏逸。或言浮誕,非政聲[4]所同,經文史官記事,故略而不取。蓋僞國[5]殊方[6],幷不在錄。愚謂古曩[7]餘事,不可得而棄,況漢武帝明俊特異之主,東方朔[8]因滑稽浮誕以匡諫[9],洞心[10]于道敎[11],使冥迹[12]之奧,昭然顯著,今藉舊史之所不載者,聊以聞見,撰《洞冥記》四卷,成一家之書,庶明博君子,該[13]而異焉。武帝以欲窮神仙之事。故絶域遐方[14],貢其珍異奇物及道術之人,故于漢世,盛于君主也,故編次之云爾。東漢郭憲序。 【우리말 옮김】 우리 집안에서는 대대로 도가의 서적들을 기술하되, 옛 성인과 현인들이 기록한…

중국고대소설 서발문中國古代小說序跋文 《수신기》서 <搜神記序>

《수신기》서<搜神記序> 간바오干寶[1] 【原文】   雖考先志于載籍,收遺逸于當時[2],蓋非一耳一目之所親聞睹也,亦安敢謂無實者哉!衛朔失國,二《傳》互其所聞[3];呂望事周,子長存其兩說[4],若此比類,往往有焉。從此觀之,聞見之難一,由來尙矣。夫書赴告之定辭[5],据國史之方策[6],猶尙若玆,況仰述千載之前,記殊俗之表,綴片言于殘缺,訪行事于故老,將使事不二迹,言無異途,然後爲信者,固亦前史之所病。然而國家不廢注記之官[7],學士不絶誦覽之業,豈不以其所失者小,所存者大乎! 今之所集,設有承于前載者,則非余之罪也。若使采訪近世之事,苟有虛錯,愿與先賢前儒分其譏謗。及其著述,亦足以明神道之不誣也[8]。群言百家不可勝覽,耳目所受不可勝載,今粗取足以演八略之旨[9],成其微說而已。幸將來好事之士錄其根體,有以遊心寓目而無尤焉[10]。 【우리말 옮김】   비록 시대가 앞선 기록은 전대의 서적에서 고찰하고,…